EN CH

新闻

新政?直升机撒钱?

BACK >

2016-07-22


债券市场正在向我们讲述米尔顿·弗里德曼1969思考实验– 将刚印出来的钱直接打进人们的银行账户。换种更能令人理解的说法,这种方式也能被称为“直升机撒钱”。


全球大约10万亿债券处于负利率状态,其中有6万亿为日本债券。根据周二的Sankei新闻,本田悦郎顾问最近向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建议:“是时候采取直升机撒钱的措施了。”但是,特别顾问滨田宏一认为这应该被限制为一次性事件。


经济学家Russell Napier最近用德语提出这样的疑问:“直升机在哪里?”,并暗指是否以Franfurt为主导的欧洲央行不久也将采取直升机撒钱的措施。但也许他更适合用日语问出:“直升机在哪里”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在东京正在变得更受关注。


后来两位顾问态度都有所退让:滨田宏一告诉彭博新闻记者说“这将会是一个非常冒险的赌博”,然而本田悦郎说他支持扩大债券购买规模而不是加深负利率程度。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告诉记者他的政府不在考虑直升机撒钱。但他只是说说而已,不是吗?


当日本今年经济增速预期被腰斩,通货膨胀率预期从早先推测的1.2%大幅削减至0.4%时,这个故事终将成真。量化宽松已不再能使日本经济复苏。直升机撒钱的想法听起来不再牵强附会,即使一个月前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表明他不支持该措施。


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在2002年演讲中倡导了直升机撒钱这一概念。在本周早些时候,他密会了包括日本首相在内的日本政府官员们。而这场会晤正是本田悦郎顾问安排的。他认为,让首相知道有一个处于国际领导地位的学者正在明确倡导直升机撒钱这一措施是非常有用的。


这不仅仅是日本的苦恼。许多发达国家通货紧缩的危机已经威胁到全球经济的增长。“全球贸易额在最近15个月内已经停止了增长,这出现在全球衰退时期以外是很罕见的。”经济政策研究中心这周的一份报告中提到,“资本货物贸易总额在2015年上半年开始下降,然后停滞。消费者货物也同样出现这种现象。”


通货膨胀的预期已经反应在世界各地的贷款成本当中了。在周二,这是第一次,德国政府能以能以负利率和零利率借入十年期的新资金。瑞士政府同样以这种方式借入资金且到2058年才需要还款。德国联邦铁路公司,德国的国家铁路公司,在本周成为第一家发行负利率债券的非金融公司。在美国,10年期和30年期联邦债券收益率在本月达到历史低点。


上月在欧洲,欧洲议会的18个成员国写信给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要求其尝试量化宽松以外的其他措施:


我们急需欧洲央行实行一个全面且有深度的,关于金融市场量化宽松以外的可替代政策的分析。这些可替代政策可以包括引入公民股利分红、用“直升机撒钱”和从欧洲投资银行购买债券,尽可能通过直接刺激实体经济的方式来提升经济发展。


“直升机撒钱”的谷歌搜索热度已经达到1600万结果,这表现出一个曾经生僻的经济专用名词如何变成一个受欢迎的政策词汇。根据下图显示,该术语在彭博终端的文章中的出现率在四月层出现激增,并在本周又重现开始增加:



心理学告诉我们悲伤的五个阶段是拒绝承认,愤怒,讨价还价,沮丧,然后接受。对于那些哀悼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失败的人来说,接受目前的命令看起来就像欢迎钱从天上掉下来一样。




作者: Mark Gilbert

转自: Bloomberg View


BY:LEAF
London & Oxford Capital Markets Ltd. Copyright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关于我们
服务
新闻
团队
联系我们